時光會給你最好的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19-11-21 移動版

  (一)

  沒到大學之前,我覺得單身并沒有什么。上了大學之后,才發現,這世界分分鐘虐死單身狗啊!我發四,我一定要找到一個女朋友!

  但女朋友哪有那么好找,我承認自身條件就算不優秀,但也不差吧。但在茫茫人海中,想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又喜歡自己的,真的很難。況且,才經受過“何以笙簫默”熏陶的我,怎么可能愿意將就呢?是吧,各位“何以笙簫默”的鐘愛粉。

  那時候,我已經上大二了。借著學長的名號,四處勾搭,哦,不,幫助小學妹們。

  作為青志的一員,我被分派到了車站去接新生。

  在那里,我遇到了她。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而她,和旁邊的學姐聊得熱火朝天,,似乎并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而我,當時也并沒有多想,因為她,真的,不是我的菜!

  (二)

  軍訓結束,青志部開始招人,面試新生,她,也在。

  我問她:“為什么要選擇青志部,而不是別的部門?”

  她似乎很緊張,只說了兩個字:“喜歡。”

  “為什么喜歡?”我繼續問。

  她抬起頭,看著我:沒有為什么。”

  我驚訝于她給的理由,卻不好再問下去。

  別的部長繼續問著她問題。

  面試結束,考慮要招哪些成員的時候,我和其他兩位部長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她,只因為她那句話。

  我發信息告訴她說,她進了青志部。

  她禮貌的回了一句,謝謝。

  我們的交流似乎就這么多,感覺根本就擦不出火花,可命運偏偏是最會開玩笑的。

  (三)

  學校組織的第一次志愿者活動,我和她都選擇了去養老院。

  她外貌乖巧,其實也就是胖了點,很受老人喜歡,她很開心的陪那些老人聊天。只是,她不會下棋。而這,偏偏是一些老人最喜歡的。

  或許我并不是她第一個求助的人,但我的確成為了那個教她下棋的人。

  她跑過來問我,會不會下棋?

  我說,會一點。

  教我,她說。

  這里是我們第三次的交集,第二次的談話。從那以后,每個周六,我們都會抽出時間,一個學下棋,一個教下棋。

  那天是一個幸運的開始。

  周六,幸運的一天。

  當時,無關愛情。

  (四)

  作為下棋界的菜鳥,現在竟然在教別人下棋,得到別人贊賞,那感覺真的超贊。

  只是她很聰明,很快就趕上了我,并且不斷進步著。

  我好奇她棋藝進步之快,后來,她才告訴我,她加入了學校的棋社,里面有很多的學長學姐教她。

  恍然大悟的同時,我告訴她,不用那么拼。

  她說,一件事,既然決定要做,就要認認真真地去做。

  我沒有說話。

  她接著說了一句,可能強迫癥吧,雖然我不是處女。說完朝著我笑了笑。

  似乎沒別的了,以前認為的周六幸運日似乎也到此截至。

  不知為什么,心里竟然有些失落呢!

  其實,我想我開始懂。

  我決定,把周六幸運日繼續進行下去。

  (五)

  “在?”我打開手機qq,發了一條消息給她。

  “嗯。”她回答的異常簡潔。

  有時,我甚至在想,我只是想找一個逗比女友,為什么會對她有感覺,呵呵。

  “額,你今天說的很對。”我遲疑了好久,按下了發送。

  “什么很對?”她問我。

  “一件事既然要做就要做好啊!”我回復。

  “哦~”她回復。

  其實,我承認,對于這個回復,我內心是拒絕的!但我還是厚著臉皮發下了最最關鍵的一條。

  “那以后每個周六,你教我下棋吧!大二學生已經不好報名參加棋社了。”我說。

  “。好吧。”

  是的,周六幸運日就這么被我這個聰明人給延續下去啦!

  (六)

  伴隨著周六幸運日的延續,我們的感情也在升溫,她不再少言寡語,有時也開開玩笑。或許她只是一個處于潛伏期的逗比,哈哈。

  可是每一段感情都會有一些攪局的。或許是朋友,或許是某個暗戀者,或許是別的什么。而我和她遇到的,是最棘手的,暗戀者!

  不要以為是有人暗戀我,老臘肉一個,有啥好被人喜歡的呢?哦,她除外!

  棋社社長,一個具有競爭力的存在。

  我打著學棋的幌子接近她,棋社社長打著教棋的幌子接近她。也真是費盡了心!

  額,但或許,我們誰也不會是她的boyfriend。

  這是我想過的最悲傷的結局。

  好在上天還是眷顧我的,但我還是沒能有那么好的運氣。

  她選擇了他,而不是我。

  (七)

  他們的感情持續了一年,而我,也在那一年里和她疏遠了距離,只是,偶爾會在她不高興的說說下,評論一番。

  當我知道他和她分手,第一時間想到了她的感覺。

  我發信息問她:還好嗎?

  她回:挺好的。

  我想,我有機會了,只是她,是不是真的好。

  后來的一段時間里,我有事沒事都會找她閑扯。

  半年后,我告訴她,我喜歡她。能不能做我女朋友。

  她猶疑了,說:“學長,其實我挺謝謝你一直這么幫我,照顧我的。只是,我還沒有忘記他。我,對不起。”

  我說:“我懂,沒事。我會一直陪著你,直到你忘記。”這或許是我說過最矯情的話了,當時竟然一點不覺肉麻,也真是奇怪!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arxlkt.live/view-1945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