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19-07-02 移動版

《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繁華熙攘的長安城,大唐鼎盛時期“代言人”。

在文學作品和影視作品中,對長安城有過多次的描寫和還原。

最近的一次,是陳凱歌導演的電影《妖貓傳》。《妖貓傳》中的長安城,市井繁華、建筑精美,有女性著男裝,也有各國商旅穿行其中。電影受限于時長,對于展現長安并不十分充分。

《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妖貓傳》劇照,主角白居易和空海身后即是長安街景。

倒是近日剛剛在某視頻網站上線的劇集《長安十二時辰》,成了近期描摹長安最為接近真實的一個作品。不少網友紛紛點贊,稱“看到了一個不用大紅大綠來展現盛況的誠意之作”。豆瓣電影的大眾評分,高達8.8分。

《長安十二時辰》(以下簡稱《長安》)改編自作家馬伯庸同名小說,講述唐玄宗年間某上元節前夕,長安城混入可疑人員,身陷囹圄的張小敬臨危受命,與少年天才李必攜手在十二時辰(24小時)內破除隱患的故事。

與一般劇集不同,《長安》的制作精良首先體現在“服化道”。

劇中人物從主角到配角,他們的服飾、發型、武器等都做了大量的考古還原,展現了大唐時期人們的衣食住行。

《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比如張小敬的服飾,織錦缺胯袍配六合靴,因是偵查人員,身上佩有縛索、刀、煙丸等。其中煙丸在抓捕可疑人員時,發揮的作用令人感嘆唐朝辦案人員的機智。

女性角色的服飾造型,更是參考了許多唐朝時期的仕女圖和陶俑造型。

《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劇中一女性角色的一個造型,高度還原了唐代的“彩繪雙環望仙髻女舞俑”,這個女舞俑是陜西歷史博物館藏品之一。

女性角色的妝容,以大量唐代仕女圖上的妝容為藍本,展現了唐代時期的審美。

《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此外,該劇開頭一個長達兩分鐘的長鏡頭展現了當時長安普通民眾的一個生活片段,導演曹盾十分大膽,一鏡到底,其中涉及數量眾多的群演,人人上妝,各司其職,宛如唐代的一部紀錄片。

從這些方面可以看出,該劇的細節經得起推敲,努力還原千年長安的風貌與氣質,對傳統文化是一種傳承和發揚。讓95后、00后等年輕的觀眾,感受到傳統文化的魅力。

除了過關的“硬件”,該劇從網傳的60集濃縮到25集,情節上緊湊了許多。

雷佳音飾演的張小敬,表面上放蕩不羈,亦正亦邪,其實他心中有信念,有大義。

易烊千璽飾演的天才少年李必,小小年紀,心系天下。

《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從大時代來講,這兩個都只是“小人物”,而且這兩個人物的缺點也十分明顯。張小敬痞氣,曾犯過大醉;李必年輕氣盛,心智還不成熟。

但,就是這兩個“小”人物,在短短24小時里,肝膽相照,通力合作,拼盡全力,守護家園,保衛百姓。

尤其是張小敬,在得知真相之后,仍愿意為長安的百姓“再活一日”,向死而生。

《長安十二時辰》網播 在燒腦懸疑中觸摸盛世之美

和一些粗制濫造的“偽歷史劇”不同,《長安》的臺詞極少用大白話,文人墨客們隨口就能來上一大段文言文,還有很多唐朝的官吏名稱,,市坊管理制度,禮儀等。不少觀眾,一邊看,一邊惡補文言文知識,比上課還要認真。

看懂了《長安》,把唐代的計時方式也學會了,子丑寅卯看著比電子手表洋氣。

該劇還有不少“驚喜人物”的出場,比如吟著“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程參”,原型是唐代詩人岑參。不會背唐詩的同學,恐怕會錯過許多“彩蛋”。

看幾集后,不少觀眾能熟練用“吾”來代替“我”,“二月春風似剪刀”等名詩,張口就來。既能追劇,還能漲姿勢,這也是精品劇集未來的一個發展方向。

多年來,國產劇的創作者們,在如何做深文化內涵的道路上探索前進,出現了正午陽光等一眾以品質征服觀眾的影視創作者。優秀的國產劇作為文化輸出,將中國傳統文化傳播到世界各地,提升中華文化的影響力。

《長安》能不能成為今年夏天的一個現象級劇集,我們拭目以待。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arxlkt.live/view-1785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