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數教師也能成“網紅” 網友:這樣的老師給我來一打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19-06-30 移動版

高數教師也能成“網紅” 網友:這樣的老師給我來一打

  6月14日上午11時,譚艷祥在上這一學年的最后一堂高等數學課。洪克非/攝

  6月14日上午11時,譚艷祥開始上這一學年的最后一堂高等數學課。

  長沙理工大學綜合教學樓4樓的一個階梯教室,中氣十足的聲音已傳出門外:“計算二重積分,第一步畫圖。你看我們幾十年功底,啊,一下子圓就漂亮地出來了。你還能看出什么?對了,x軸與y軸是對稱的!數學是要數感的,你們看,冥冥之中誰不見了?”

  教室里一片歡騰。120多名學生在譚艷祥的引導下,不時爆出笑聲,或是會意地點頭。

  搶到前排的物電學院2018級學生陳暉霖沉醉在這種欲罷不能的魔音里,“譚艷祥老師特別能講故事打比方,花樣多,帶我們進入一種愉悅的學習狀態。”來自福建漳州的陳暉霖驕傲地介紹,一只小青蛙、一塊面包,甚至天文地理、名人傳記,或者古詩詞,譚老師都可以信手拈來分析數學定律。同學們常常感覺剛坐下來,一堂課已經結束了,而腦海中各種硬梆梆的數學公式還在龍飛鳳舞、色彩斑斕。

  “金課”

  2018年秋,第一次聽譚艷祥高數課時,陳暉霖遠沒有現在這樣服氣:“就是特能吹,大學生頻頻掛科的高數,被他說成人人都能考90分的小學語文。”對于參加高考數學只拿了92分、略過及格線的陳暉霖而言,只將老師的話當作是一個鼓舞士氣的段子置之腦后。

  物電學院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的學生郭晨鑫則“不幸”上了老師的“套”,并為之震撼:譚艷祥老師用切土豆的辦法講三重積分,初來聽課的學生簡直聞所未聞。

  “一個土豆,你在家里可以剁爛成泥,也可以切絲,還可以切片。剁爛成泥就形象地對應了積分學的微元法思想了;切絲法就是先積一條線,再積一個面。當然,你也可以切成片……”譚艷祥的類比法讓同學們豁然開朗,對高數的畏懼之心漸漸消散——陳暉霖第一學期的高數考了99分,加上平時成績,他是班上單科前5名。

  物電學院2016級學生謝一來說,同學們對譚老師的教學方法和聲音都印象深刻,不用記教室號碼,即使遠在四樓,都可以靠辨識他的聲音找到教室,“上他的課你不會睡覺,8點鐘上課,你不提前二三十分鐘,不可能坐到前面去”。

  “教二階混合偏導數時,他會說,生一次孩子就像求一次偏導數!從爺爺到孫子是連續變化的,但媽媽的奶奶和奶奶的媽媽卻不是連續變化的關系。”2016級學生王彪笑稱,譚老師的課堂上,隨時可能冒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金句、捧腹不已的包袱。

  有學生則表示,聽譚的課必須提起十二分的注意力,定理層層遞進之中隨時會有預先設計好的“陷阱”,一不小心就會被同桌笑話。

  數學與統計學院黨委書記張宏偉介紹,譚艷祥2006年本校研究生畢業后留校任教。擔任了高等數學、概率論與數理統計、線性代數的公共課教學,這三門課對部分學生來說是大學課程里面的三座大山,學好不容易,教好更加不容易。

  “百群之主”

  課堂精心設計,課后細心經營,也是譚艷祥讓高數課不再高冷的高招。

  今年6月,長沙理工大學師生將譚艷祥教學授課的片段拍成短視頻發布,迅即達到了過億次的傳播。作為“流量過億”的新晉網絡紅人,譚艷祥反復解釋,自己只是一個普通教師,授課育人是本分。

  他說,網上說的“百群之主”是一個累計數。因為他帶了13年的高等數學等公共課,還當了自己所在的數學與統計學院三屆的班主任,加上任學校的數學建模競賽和數學競賽的指導老師,從教13年來就先后有了170多個QQ群,目的是方便及時回答學生們的各種問題。

  據悉,譚艷祥除了每周16節的高等數學課,指導8名學生的畢業論文,還擔任班主任與數統學院公共數學系主任。而在學生眼中,老師時時刻刻都在線,比淘寶客服還敬業。“老師常和我們在QQ群里聯系,他有班級群、考研群、競賽群等,有問題提交過去,他會在群里講述,發語音,再就手寫板書拍照片發來。有時候問題會拿到課堂上講。”物電學院2016級學生謝一來驚嘆老師飛快地回復,就像是在另一邊等著他們來聊天。

  “苗子群”“培育群”“競賽群”是譚艷祥根據每個學生的不同學習階段歸整對應的群名,“主要是方便辨識”。外人看來,他用“魔力”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數學競賽冠軍,其實,他是對每個有天賦的孩子都設計了有針對性的教育方法,以便學生循序漸進地學習。

  曾獲得國際數模競賽一等獎的陳立波感嘆,在大學期間還能遇到“如親人一般關懷著自己的老師”,真是很幸運。

  為迎接9月的全國大學生數模競賽備戰,整個暑假期間隊員都在家學習。譚老師要求他們去看歷年的優秀論文,晚上會召集大家進行線上討論,每晚一個多小時的QQ線上交流;同時還要和另外一個組討論論文的核心與成文框架。

  王彪介紹,2017年上半年,他們班復習線性代數時感覺難。獲悉后,譚老師讓4個班學生回鍋一起復習,“效果很不錯,其實他并不是教我們線性代數的老師!”

  “今年我成功保研,就想著終于可以出去旅游放松放松了,剛發了朋友圈,不到3分鐘譚老師的電話就打過來了。他提醒我現在還不是放松的時候,應該提前學習研究生部分的知識,為新的階段打下基礎。”學生李志輝說。在譚艷祥的嚴格監督下,他曾獲得湖南省大學生數學競賽省級一等獎,并被保研到華北電力大學。

  作業要有“靈魂”

  14日中午,下課后譚艷祥笑著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教書時間久了,會發現多數學生遇到的難點大致相同。自己曾做過超過1萬道數學題,也會根據不同學生的具體學習情況、學習能力、側重點設計復習題。

  “你別想他給你答案。上次那道我沒做出來的題拿給老師看,老師讓我抄寫一遍定理。神奇的是居然抄著抄著就做出來了。”物電學院2018級學生唐延斌一上高數課就成了譚艷祥的鐵粉,“老師說‘很多事情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難,不要畏難,去做就好’,我想這句話我一定會記住一輩子的。”

  “那天譚老師找到我,提醒我基礎知識還有很多是掌握不夠牢固的,我根本沒當一回事,結果第二場考試就翻車了,出現問題的就是老師提醒我的那個基礎問題。”肖霄是今年全國大學生數學競賽總決賽二等獎獲得者,說起那次考試的失誤,他總結自己的受益是——從此不再心浮氣躁了。

  受教的一些學生們稱,譚布置的每一道作業都好像是打上了他的LOGO,因為每一位學生要完成的題目有可能都不一樣。

  “堅持授人以漁,每一把解題鑰匙都是譚老師苦心孤詣的匠心所鑄。”學院院長黃創霞這樣評價他。

  譚艷祥則堅拒網上的美譽,認為自己只是“試圖艱難地探索出一條路的眾多教師之一”。

  他說,留校任教前幾年,教學效果一直不太好,總有人掛科,有人遲到早退,心急而無辦法。他授課的對象很多是工科生,高等數學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基礎工具,如果學不好,后面專業課更難過。他記憶中曾有一個女生,每次來得很早,聽課非常認真,記錄得清晰工整,但就是考不好。這件事讓譚艷祥很內疚,“我想,一定要琢磨出方法,讓課能更吸引和激發他們的興趣”。

  據統計,譚艷祥任教13年來,指導學生獲得省級以上學科競賽一等獎39人次、二等獎70人次、三等獎60余人次;指導學生參加3屆國際數模競賽,獲得一等獎3人次、二等獎9人次。

  梳辮子的好手

  和校內學生同樣爭氣的是,家里的“學生”、讀四年級的女兒學習成績也是名列前茅。譚艷祥說,女兒的奧數都是自己教。

  留著平頭,身材壯實的譚艷祥幫女兒梳辮子也是一把好手。他妻子說,除了舞蹈、長笛,,其他的知識都是丈夫在家教;洗衣做飯,也包括在內。

  一次,譚艷祥看長沙一些名校的小升初考試卷,被嚇了一跳——里面居然已經有用大學知識解決的題目!在他心中,這已經不是學習的問題了,“今年的高考數學卷子我看了,確實不容易”。

  “一二年級時女兒也不愿意多學,我就給她挖‘坑’。試卷打印了3份,全家一起做,請她改作業。一下子她情緒就上來了。”譚艷祥說,有時候面對學生,也常常會想起自己的女兒,不自覺地就將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來對待。“我是從農村出來的,讀大學因為沒錢而欠學費,干農活一直干到研究生畢業,深深知道一個家庭培養一個孩子多么難!”他說。

  最近,譚艷祥的視頻火了,網民好評如潮:“做他的學生真幸福”“這樣的老師請給我來一打”……但譚艷祥讀研時的老師、數學與統計學院黨委書記張宏偉則認為,譚老師是一個喜歡講臺的人,在幫助學生的成長中感覺有成就,這就是一個職業的價值。(記者 洪克非)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arxlkt.live/view-178460-1.html